世纪传说〔某〕

我胡汉三〔划掉〕我某某人又回来啦!呃,不过想跟上之前的更新好像有点麻烦了,不过我会努力的!
努力写文填坑,不过,希望今年可以把老坑填满←_←
可以来找我聊聊或者语c练习,虽然我也只是一个入门的学徒╮( ̄▽ ̄)╭
主要活动在QQ里的笨家伙,我写的初稿一般都发在QQ里,想加我好友的可以关注我后私聊哦~〔没错 就是套路〕
最后,欢迎你们来找我这个笨蛋做朋友

ask temmie:泥轰!!这素我的一点星意!/递给temmie500G

“嗯,给temmie的吗?”sans懒洋洋的举着平板挑着眉骨。“well,我不太觉得timmie会需要这么一点的金钱援助,不过我想它会开心的吧。”这只懒散的骷髅随意的挥了挥手。“而且,我想你当面给他会更好吧?”sans挑了挑眉骨,抬起一只手“?”[*你表示很疑惑]“哈,显而易见的,我需要拉着你才方便直接把你带过去,我可懒得走这么一截路。”这只骷髅一脸调侃的表情看着你。[*你想了想,决定答应他,于是你将手放到了他的手上。sans的手,是很普通的硬硬的骨头的触感]“ok,闭一下眼,人类可经不住空间转换的眩晕感。”sans闭这一只眼窝竖起一根指骨提醒到。[*你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一阵特殊的移动感传来,持续的不是很久,随后传来的是sans懒洋洋的声音和另外一道你听起来很熟悉的声线。“heya老伙计。” “sans?你来干嘛?如果是逃班的话我可不罩着你。”这道声线很符合你心中所想的那样,尖细但不刺耳,有一种特殊的可爱的感觉。但是你又感觉不太对,似乎它说的话和以前不大一样。[*你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处豪华的,巨大的办公室]“嗯?一个人类?sans你带他过来是干嘛?”坐在办公室中央的巨大办公桌后的是你熟悉的timmie,但是唯一不同的,是它穿着西装,以及很正常的语调。[*你很想吐槽,但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嘿,我可没逃班,这次是正经事。”依然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sans松开你的手翻身坐到了那巨大的办公桌上。“这孩子有点事情想找你。”timmie奇怪的看了看你“sans很少有会帮别人来找我,说吧,你想做什么。”[*你很不好意思的拿出500g并表示这是给它的]“你的意思是,你要给我钱?还是无偿的?wow,这可真是少见。”timmie满脸奇怪,虽然它的脸做这种表情会显得更加奇怪就是了。[*你点了点头]“嗯……说实话,如果是很久以前的话我会二话不说的就收下来,但是……”它很无奈“现在我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总,这样有些不妥。……”

它沉思了一会儿“有了,给你本公司0.0001%的股份吧,这是我能从我这里提出的最多的股份了。”[*你表示并不知道这些股份能做什么]“简单来说,我送了你一份日入过万的,什么都不用做的工作,满意吧?”它顽皮的摇了摇头,笑着。“这是我能想出的最简单的回礼了,不要拒绝哦。”[*你能感觉到他得热情,于是很无奈的接下了这份工作]

“ok,那么提问结束,我该带你回去了。”sans又一翻身,从办公桌上跳下来,朝你笑了笑。[*虽然很不舍,但是你还是选择跟sans回去了]不过,这次sans把你拉出了办公室,用只有你和他才能听到的声音说“tim很寂寞,因为管辖这个族群公司,他只能改变自己,现在其他族人都很少理他。”少有的,很严肃的表情出现在这只骷髅脸上。“如果你真的很喜欢它,我建议你经常来看看它,毕竟从刚才可以看得出来,它很开心。”[*你表示如果有时间,肯定会常来看看timmie的]“很好,现在,该回去了。”

一段时间后,sans家。“好了,那么下一个问题会是什么呢?”骷髅又躺会原来的位置,懒散的看着平板。




@vvvvvvv 你的ask,很抱歉这么晚才回复,对不起![土下座]

ask收集开始

“wlep,也就是说,”Ct sans一如既往的如同一滩泥一样的瘫在客厅的沙发里,这里已经算是他午休专属地方了。“我只需要回答这上面的那些问题就行了是吧?这个工作看着可真轻松。”他举着手上的平板,懒洋洋的抬头看了看沙发扶手上坐着的黑衣男子,脸上带着他特有的一成不变的微笑。

“大概是这样,毕竟没有提问的话就没活干。”黑衣男子也是懒散的回应道,他手上那着一个黑色的手机,看不出是什么牌子的。“我正在发布消息给主位面的人们,哪里是创造我们的地方。”男子抬眼看了看如同泥一样瘫在沙发上的sans,撇了撇嘴。“你能不能坐正或者躺好?”Ct sans也是懒散的回应道“并不能,我亲爱的上司。”他闭上了眼窝,挥了挥手。

“你可以回去了,我在这里等问题就行,不偷懒的,放心吧。”男子再次撇了撇嘴“你越说你不偷懒我越不放心。”Ct sans笑嘻嘻的“wlep,我承诺我不会偷懒,这可以了吧?” “哼。”男子这才起身。“要是敢乱答,我保证给你好看。”这只懒骨头得意的看着黑衣的男子转身消失在房间里,然后将视线转回手里的平板上。“well,让我看看会不会有人来提问呢。”



[ask开启了,请多来问题,拜托了!orz]
[每周收集一次ask并在六日回答]
[ask可以直接在下面评论区或者私聊我即可]
[最后的最后,ask暂时仅限本au的角色,某些ask我可能会婉转的回答或者拒绝回答,以上。]

关于剧情前进方式的修改

因世纪传说作者[也就是low的一匹的在下]脑洞不足,而导致世纪传说剧情枯燥,无法吸引读者。所以该作者打算将此au的剧情推进模式改进成由ask所推进的模式,特此通告,并将在不久后推出ask模式,尽请期待。

by:某

用ask来混个更~

ask sans:近来可好啊?
sans懒洋洋的用双手抱着后脑,眯着眼睛“还不错,至少papy这几天忙于上Undyne的厨艺特训课,所以我可以好好的偷几天懒。”这只懒懒的骷髅闭着一只眼,带着他最标志性的笑容对你说着“记得别和papy说哦,给你一个热猫来当封口费怎么样?”他慢悠悠的从兜帽衫的兜里掏出一只热猫递给了你并举起一只手指竖在嘴边“记得保密。”骷髅微笑着。

ask ct sans:你是如何长高的?!
“welp,”sans摊了摊手,高低眉看着你“我也不知道,还有,我不能长高的吗?”这只骷髅轻笑着“我又不是什么小‘癌’人,可没有得那种不能长高的病。”

ask sans:你对你兄弟意面的看法如何?
“额……”一听这个sans的眼眶瞬间就黑了,“这个嘛……”他尴尬的笑着挠了挠自己的脸骨“就那样吧,你应该知道骷髅是没有味觉和胃部的……”说到这里,sans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事情一样,满头大汗“没错,我不是很清楚的!”最后这一句异常果断,虽然一看就知道是在撒谎。

Ask Flowey:我给你浇水你会对我好么(拿起花洒,对,花洒)
一脸嫌弃“滚开人类,我可不想接受你这种怜悯一般的举动!”看你似乎不打算放弃,直接召唤出了友谊颗粒并做出最恐怖的脸“放弃你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我不需要你的帮助!如果不离开,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痛楚!

ask ct temmie:你有什么发家致富的诀窍嘛?
temmie闪着星星眼看着你“银类!temmie最喜欢银类辣!”随后它挠了挠脑袋“诀窍滴话,temmie也布吉岛,不过temmie很秦奋,布吉岛介个旋不旋。”temmie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接下来艾特那些提问人!
@桦桦桦桦皮
@皂滑弄人 以及他家的崽~〔他让我这么说的╮( ̄▽ ̄)╭〕

百,百粉了,那个我就来开个点梗,别太难啊,我也是要上课的……〔怂成一团〕

很明显,我是道系文手

普雷尔プレア:

上一个居然错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果然是咸系
看到错字了请不要吭声,悄悄的,谢谢了【跪
想要发到别的平台的跟我说一声,我把无错字高清原图发你

番外:梦

〔假的文笔,写的一塌糊涂,就想混一下〕




    “sans~”轻柔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唔……不想起啊……〕这么想着的时候那道声音再次响起“sans?”然后感觉到身体被晃悠了两下,那是一只感觉起来有点微凉的小手,而且能感觉到它在推动这具身体时的温柔力度。蜷了蜷身体,懒洋洋的回应“唔……我再睡一会儿……”,轻柔的声音有些无奈“再睡的话,papy就要上来了哦。”听到这里,这只正在睡懒觉的骷髅总算是慢悠悠的爬起来了“唔……知道了……”。
   
   
   
    骷髅sans睡眼迷蒙的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印入它眼帘的是一对金色的美丽的眸子以及一张白皙俊俏的笑脸。“终于起来啦,结果到现在还是那么懶。”sans懒洋洋的笑了起来“heh,那不是还有你照顾我嘛,frisk。”站在床边的正是frisk,她穿着蓝色打底的连衣裙,在胸前是两道紫色的条纹,这和她在地下时穿的那件条纹衫一模一样。“话说sweetie,你就不能换个样式吗?这个样式你穿了好久了。”sans挠挠头骨,打了个哈切说到。“嗯……可是觉得其他的不适合我……”frisk眨了眨金色的眸子,微微歪着头看着sans。虽然已经老夫老妻好久了,可是sans看起来还是无法抵抗frisk的魅力,只见他老脸一蓝,微微扭过头说到“那就去找mtt,我想他会很乐意给你打扮打扮的。”
   
   
   
   
    “可是自从上次你差点用GB轰掉他之后,mtt对于给我打扮就敬谢不敏了……”frisk微微撅起小嘴看着sans,上次mtt为了给她量尺寸只是用皮尺围住了她的腰。之后,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的sans就闯了进来。他后看见此景愣了三秒,然后直接就召出了GB炮,要不是她拦的快,那已经蓄满了的激光绝对会让mtt换一具新的身体的。
   
   
   
   
    “额……我不是已经道歉了嘛……而且那时候你突然不见了我也很着急的啊……”sans尴尬的笑了笑。“唔……真是拿你没办法……我再去找他说说吧,对了,早餐吃什么?”frisk有点小无奈,起身拿过门边上的围裙准备系上。sans则是盘坐在床上一只手撑着下巴笑到“你做的我都喜欢。”frisk用一个很漂亮的白眼回敬了一下这只懒骨头,说起来在他俩结婚之后papy在厨房的霸权就被frisk拿走了,不过她的手艺确实很好。
   
   
   
   
    “到现在我还不清楚你是怎么说服papy把厨房的占领权交给你的。”sans伸了个懒腰,露出那副骨感的骷髅身躯,frisk小脸微微一红转过身准备好围裙“我有决心啊,你不是知道的嘛。”sans挑起眉骨,一只手挠了挠脸“只是觉得你这么解释有点……”frisk转身鼓起脸看着sans“你不相信我吗?”sans一脸惊慌“额……我不是这个意思……”frisk撅起小嘴说到“那你是想再让papy负责以后的食物吗?”sans眼窝一黑,他回想起了曾经被黑暗意面所统治的时候。“不,还是交给你吧sweetie……”
   
   
   
   
    “所以啊,”frisk叉着腰转过身,“你还不快点穿好衣服起来?papy可说今天还有巡逻任务呢!”sans伸了个懒腰,懒懒的“嗯~知道了,让bro等我十分钟。”frisk皱了下眉“巡逻的时候小心。”sans闭着一只眼睛笑道“heh,sweetie,我的实力你还不相信吗?”frisk鼓鼓脸颊,扭身下楼了。至于sans,当然是在以自己习惯的速度收拾了起来。
   
   
   
   
   
    先是穿好里面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原先在地底的时候sans可是很喜欢纯蓝色的外套和白色的衬衫,现在却是黑蓝色的兜帽衫和黑色裤子。至于鞋子方面,当然是frisk给纠正过来的。然后要套上一套半体式的盔甲,盔甲是很轻便的轻甲,巡逻的时候必须要穿上。上面纹有怪物皇室的纹章,那代表着,皇家护卫队。毕竟到了地面上,sans可不能在巡逻方面偷懒了,就算是他要偷懒,也会被papy追着骂一条街的。
   
   
   
   
   
    穿好衣服的sans到卫生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毕竟是骷髅,所以洗漱方面很简单。下楼之后,在餐厅的大桌子上摆着还在冒着热气的简单早点,煎蛋,面包和一杯牛奶。sans笑了笑,自己最喜欢而且最方便的早点。旁边有张字条,那说明frisk已经出门了。现在frisk虽然还是大使的身份,但是因为已经商议完全了,所以这个职位就变成了吉祥物一样的存在。不过frisk可不想闲着,所以她去Toriel的学校当起了老师。
   
   
   
   
    吃完早点,sans晃悠到门外,刚开门就听见papyrus震天的咆哮,“sannnnnnnnnnns!你这懒骨头非得踩着点来吗?!!”papy穿着一身颜色和sans相近的盔甲,不过是厚重的全体式盔甲,看着就拥有很强的防御力。sans懒洋洋的笑着,“这很正常bro,毕竟我是‘手’时之人嘛。”papy一口气憋住,直到他的骷髅脑袋整个憋成橙红色然后,他释放了“sannnnnnns!你这个家伙一早上让伟大如我等待了那么久就算了!还一见面就用你的双关语笑话毁灭我原先美好的早晨!”没错,现在的papy是独居,毕竟sans已经和frisk结婚了,他还和这一人一骨一起住的话有些不太好。
   
   
   
   
    “heh,bro,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容易‘基’动啊。”sans闭着一只眼睛,毫不在意的笑着。“sannnnnns!”在papy的咆哮中,俩人就开始了这一天的巡逻。
   
   
   
   
    在学校的frisk正在上课,她教的是历史,毕竟她本身就是创造了一段新的历史的人,而且学生们也很喜欢这个温柔的老师。frisk在学校的受欢迎度可是不比Toriel低的,有时候,作为frisk的养母,Toriel甚至还会有点小嫉妒,不过最多的还是欣慰,毕竟被自己的孩子超越会让很多家长开心起来。
   
   
   
   
    同为老师的还有undyne和Alphys,以及Napstablook。没错,还有这只以前很自卑而且爱哭的幽灵。因为mtt的回归,它一改以前的自卑性格,虽然还是有些软弱的感觉,但是已经能够在不哭的情况下授课了。
   
   
   
   
    frisk的课只有上午的,而且学校是上午文化课,下午实训课,所以frisk只有一上午的班。不过因为papy的关系,sans不会很早到家,作为贤惠的妻子,frisk得收拾一下家,然后准备晚饭给两只骷髅。至于午饭,frisk已经在学校那边吃过了,而且那两只骷髅可不会饿着自己。
   
   
   
   
    晚上,sans总算是把papy拖着到家了,如果不是sans在,这个高个子骷髅能巡一天逻。“sannnnnnns!放开我!伟大的papyrus还要在夜里保护这座宏伟的城市!”sans眯着眼睛保持一直不变的微笑“heh,bro,晚上有晚上巡逻的人,难不成伟大如你还需要去抢别人的工作?”这一句话正中靶心,papy因此安静下来了。
   
   
   
   
    “你说的没错sans,伟大如我是不会去抢别人的工作的,因为我只需要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就能赢得大量的拥护者!”papyrus一手叉腰一手拍着胸口大咧咧的说着,“不过在炫耀之前,你们不先填饱你们的肚子吗?而且,今天的食物会让你们觉得很‘没胃’哦~”套着围裙的frisk靠着门槛微笑的看着两只耍宝的骷髅。“啊啊啊啊啊!人类!!!你被我这个可恶的兄弟给带坏了!!!为什么你们两个都这么喜欢这些毫无营养的双关语笑话呢!?!”隔着十米的距离都能感觉到papy的颜艺扑面而来呢。
   
   
   
   
    frisk笑着说“这种事情先不提,你们两个不饿的吗?”两只骷髅对视一眼很自然的走进屋子,只不过papy还是很不爽的样子。“嘿sweetie,今天的晚饭……”frisk轻笑着说“我特质酱料的……”接着就是papy分外高兴的声音“意大利面!!!frisk我爱死你了!!今天居然是意大利面!”sans眯着眼睛无语“所以,这就是你今天突然说这一次双关笑话的原因?”frisk调皮的笑着“对啊,我知道papy会很开心,所以故意逗一下他嘛。”
   
   
   
   
    sans扶着额头“啊……真是的,下次不要哦,毕竟是我的bro。”frisk微笑着“当然,只此一次。”愉快的晚餐时间后,自然就是上床睡觉了~〔什么?你要我写床戏?emmmmm这是在为难我知道吗?我从没写过这种东西的。〕一如既往的,sans先行上床准备睡觉了。而frisk则是会选择洗一澡之后,再去睡觉,虽然两人睡在一起,不过,就以sans的睡眠质量来说,frisk只要不是把床翻过来,他是不会醒的。这样,愉快的一天就要结束了。
   
   
   
   
    正当sans真正准备入睡的时候,清脆的铃声突然响起,他开始茫然“我没有设定铃声来着,这是……”铃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终于,周围的一起开始模糊起来。
   
   
   
   
    一切归于黑暗又重新焕发光芒,sans开始觉得有些头痛。他伸出手拍掉床头上的闹钟,慢悠悠的爬起来。“嗯……这是……”sans迷迷糊糊的看着周围,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但是,唯有身边的温暖,早已不在。那个位置,已经冰凉了好久好久了。sans打了个哈欠,对着正对床的书柜说到“早安,sweetie。”在书柜正中间的位置,摆放着一张黑白相片。“he,是啊,你已经去世很久很久了,到现在我还没法忘掉过去,还会梦到过去……”sans看着照片缓缓的笑着,然后慢慢的蜷缩起来,细小的闷声传来“我想你了,求你回来……”

害怕,转了

清夏&笑♣∮♤:

羽化•愿:

哈哈哈哈哈哈行行行我转还不行吗

捌隐两:

转,转,当然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厉害了

小叭🎷:

*你来到了演奏会现场

*①号选手原版sans为你演奏了一场原汁原味的叭叭叭

*你充hao满wu决bo心dong的鼓掌

*②号选手fell!sans给你带来了一首音痴的咆哮

*HP降至1……你告诉自己不要放弃,要保持决心

*③号选手dust!sans开始了他的表演

*似乎是chara死亡时的BGM呢,但为什么总觉得里面带着一股尘土味……然而你最终还是鼓掌了

*④号选手fresh!sans拿出他珍藏的七彩琉璃叭叭叭

*这辣眼睛的骷髅意外的带劲!这节奏简直让你抖腿

*⑤号选手error!sans#$%^%^%^#**(

*你感到你的决心被束缚住,不停的思考我是谁我在哪我叫什么的问题

*⑥号选手geno拿出了一把与他本人如出一辙的叭叭叭

*你认为这倒霉孩子在拉一曲悲惨的二泉映月,不禁“衫”然泪下

*geno被你的双关逗笑了,回应你一个温暖的微笑

*⑦号选手ink!sans即兴创作了起来

*富有活力!充满生命力!生生不息的创造力!你不禁拿起手中的笔……

*“hey kiddo!骷髅的骨盆之间可不存在那玩意!”

*⑧号选手horro!sans吹出一曲诡异的小调

*你感到恐惧感爬上了你的手和头

*⑨号选手reaper!sans怪笑着开始了独属于神子的傲慢演奏

*对生死循环的感悟,让你仿佛回到了与小幽灵一起放空思绪的时光

*⑩号选手outer!sans奏出一首遥远而温暖的旋律

*你为这富有浪漫的小调所感染,在“调情”选项下按了z

*⑪号选手mafia!sans桀骜洒脱的爆出一首激昂神曲

*你激动的向他飞吻并抛予玫瑰,毫不意外的得到了他一个比作打枪的手势,biang~并给你抛了个撩人的媚眼

*……!你!!充满了!!!决——————心!!!!!

*⑫号选手……??等等swap!papy,为什么是你??

*……与sans叭叭叭相同的旋律,唯一不同的大概是这个的音调比较“高”

*pfff……frisk,你为什么就不能给我点掌声呢?

*PAPAPA的鼓掌声,演出结束

*对你来说,这或许算不上一段good time,但……也不是bad time就是了,不是吗?

茗茶夏葉就是渊茶:

请转发这张骷髅,这样他们会为你开一场演奏会,如果你不转发,你会得到一段BADTIME[bu

番外1〔孩子〕

〔早期作品,写的很烂,拿来混一下。sp最开始的性格是冷漠,淡然,杀伐果断。但是因为七魂的能量导致其性格缓慢改变,所以各种和现在设定不符。〕

    〈无聊的时间,浪费人生……还不如去多做几个任务,师傅真是多此一举……〉正在组织基地里无聊转悠着的sp正在这么想着,〈嗯?这是什么?〉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了一股很奇怪的魔力波动,很熟悉,很……亲切?〈我不记得我有亲人还活着,过去看看吗……〉当然,他还是决定过去看看。

    sp来到了一座看起来相当厚的金属门面前,自然而然的,他就习惯性的开始解析它的存在方式〈硬度五星,抗魔力四星半,韧性很好,很适合做武器的金属……加纳卡合金吗……〉抬头看着这座大门,sp的眼神像是从未变过似的冰冷,sw那货说过,要是和他对视久了就像是坐在冰库里似的。〈牢房?我记得组织的牢房不是这里才对……那么说来,就是前些天,科技部的那些废柴所要求建立的实验室了,有那么重要吗?居然用加纳卡合金来打造,还只是门……〉眉毛微微挑起的sp有了兴趣。〈进去确认一下情况吧,如果直接请求的话,那群废柴外加混蛋肯定不答应的。〉破天荒的他的心里居然出现了想要恶作剧的念头,〈不对,这不是我平常应该有的心态,这是怎么了?算了,先确定一下哪里的情况好了。〉sp平静了一下心情,打开审判眼,瞬移到里面去……

    “这是……”他惊讶的睁大了双眼,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七个巨大的罐子,在罐子顶端赫然便是人类的七个特殊的灵魂。〈这是……难不成那些废柴想要再次进行诞生了我的那个实验吗?可是这种事情在我身上已经是奇迹了,这个奇迹还是因为我自身灵魂的特殊性才形成的,那群废柴虽然是废柴,但是,还是有一点自知之明的。所以,这次他们的打算是……〉sp的眉毛皱起〈制造单个的灵魂力量拥有者,就像是,两百八十年前frisk大人所提到的七魂吗……〉sp挑着眉毛〈这倒是还有一定的机率,而且……〉感应着这些已经存在了的生命体,sp表示兴致盎然。〈看起来已经成功了呢,这是要抑制我的存在吗……可笑的行为,我真的要笑出来了〉虽然在这么想着,但是万古不变的冰山脸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出现。

    〈随便他们吧,希望这些废柴可以做出些成就。〉冷淡的看了看这几个罐子,sp打算转身离开继续在组织里面闲逛。就在这个时候,那股亲切又特殊的魔力波动在一次传了出来。〈嗯?一不小心忘掉来这里的本意了,那么,这个波动的来源是……?〉sp哪本来如同冰块一样的表情现在出现了一丝丝的疑惑,〈这里就这么大,也就是说我还要没探查的地方吗?〉为此,他再一次的开始了对这个实验室开始了检索。〈额,我好像犯了最基本的错误……〉

    sp看着一台记录仪一样的机器感觉到了无语〈这个机器上的记录我居然没看……〉抬起手掌拍了拍自己的脸,sp黑着脸表示,真是耻辱啊……

    把这些所谓的耻辱甩到脑后,sp走到了一座记录仪旁边,用自己的权限打开了它,里面的内容让sp感到一丝丝的震惊,题目赫然便是〖Spirit pastor克隆量产计划〗〈量产我?我是该笑还是该生气?〉这估计是sp头一次露出这种哭笑不得的表情,这种奇特的感觉让sp很是奇怪。〈话说这帮人脑子里塞了炮仗吗?这种事情不可能……〉话说到这里,sp憋住了,因为罐子里的这些小家伙每一个都和他很像,除了性别和身体上的细微不同之外,脸部大部分都和sp是一致的。〈开玩笑的吧,这些家伙不会真的复制出了我吧?〉sp头一次感觉到了棘手,眉毛皱起,sp有点不安〈如果他们成功的话,那么我可能会真的被抑制住啊……〉看着这七个罐子〈要毁掉他们吗……〉

    sp摇摇头,打算继续看下去〈如果他们成功了的话,我不介意这里会出现大型意外……〉一丝银色的寒光从sp的眼中闪过。

    『记录一
    这将会是一项创举,我们猜想到doss会答应这项实验,但是没有想到会如此容易,doss还给我们提供了sp那个家伙的大量基因样本,这样一来,我们可以依靠这些样本来创造出一批真正服从我们命令的绝对战争兵器!』

    『记录二
    整个计划进行的很顺利,我们现在所得到的样本虽说只够让我们制造出七个培植人,但是,已经足够了,正好,为了不让这些样本出现问题,我们准备了七魂的力量,第一次克隆之所以失败是因为sp本身的灵魂能力太强大,培植出来的克隆体根本无法承受,所以,我们想到了用七魂来融合这股力量,这个计划一定会成功!』

    『记录三
    计划非常的顺利,顺利到无法在顺利的地步,所有培植人都完全的承受并且融合了sp和七魂力量,不过,原本没有性别的培植人居然开始出现了性别,最开始都是银色的头发也开始出现了异变,这就是灵魂的力量吗?令人着迷,也令人神往。』

    『记录四
    所有的培植人都已经完全稳定下来,身体中开始出现独属于他们自己的魔力,看起来我们的培植人有希望超过sp这个本体,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利用他们达到我们最初的目的了!』

    『记录五
    培植人的意识到现在还不是很稳定,这可能需要很久,不过,我们等得起,这些小家伙一旦醒来,那么,我们就可以制造出真正的完美的战争兵器了!』

    『记录九
    培植人们的发色已经完全改变了,意识也完全稳定下来,但是为什么他们还不苏醒过来呢?我们的实验应该是没有错误的才对……』

    『记录十七
    已经十二天了,正常来讲这些培植人应该都已经苏醒过来才对啊,就算是不服从命令的那种,他们也该醒过来了。不过这才刚刚开始,不能放弃啊……』
    接下来的记录都毫无意义,直到第五十九次记录……

    『记录五十九
    我们开始准备放弃了,培植人们依旧没有醒过来的意思,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们难道忽略了什么吗?不,我们不能失败,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只能申请boss用人工智能来直接控制这些培植人的思想了!』

    这个记录就在前些天,不过他们所说的人工智能控制方式sp也是知道的,因为那个他有参加过编程。sp很清楚,如果被那个控制了,真的是生不成死不得,非常的痛苦。〈真是麻烦啊,早知道在哪个计划上下点绊子了……〉sp头一次产生出这种感觉,〈等等,我不应该有这些感觉才对,这是为什么?是那股魔力波动的原因吗?〉sp皱着眉看着这七个罐子,〈如果没猜错的话,那股魔力波动就是从这七个罐子里传出来的。〉又一股相同的魔力波动传来,正是这些罐子里的小家伙传出来的。〈想要和我沟通吗?〉sp挑眉看着这些罐子里的小家伙,嘴角破天荒的出现了一丝微笑,如果sw出现在这里的话估计会高呼世界末日了吧。

    sp走近了这些罐子,〈既然你们要沟通……〉他抬起了手,按在了第一个罐子上。〈那便如你们所愿。〉

    那是一篇漆黑无比的空间,sp表示对此很淡定,毕竟精神空间他去过很多次了。〈那么,让我来看看这些小家伙在哪里吧。〉银色的身影在这漆黑的空间中显得额外的耀眼,这时候,七个白色中带着一点其他颜色的光团出现在这片空间中,他们散发着迷茫的气息。【我是谁?我在那?我为什么存在?】这是他们共有的思想。鬼使神差的,sp淡淡的出口说到“你们是我的孩子,而我,则是你们的监护人,这里是我的家。你们的存在,没有原因。”

    这些话出口之后,sp自己都愣了很久,〈我为什么会说这种话?〉sp相当的抓狂〈我还没有准备好承担些个小麻烦啊!不对,这个不是重点,我干嘛说这些啊啊啊啊啊!〉虽说这不是sp第一次抓狂了,但是这绝对是他抓狂程度最大的一次。

    《监护人?》(那是什么?)[好像是看护咱们的人]【监护人的家吗?】〖那是什么样子的地方啊?〗「家又是什么意思呢?」『存在没有原因?听不懂啊……』这些灵魂开始讨论起来,稚嫩的声音让sp的灵魂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波动。〈人类的感情波动吗……原以为不会再出现这种波动了……〉sp愣愣的看着讨论的正欢的七个小家伙,〈话说,从这里就能看出他们的灵魂特质了呢,真是简单易懂的小家伙们啊。〉sp撇了撇嘴,这些小家伙开始了激烈的讨论,话题是:存在为什么没有原因。

    〈我能表示什么啊,这群小笨蛋……〉sp无奈的扶额,〈这种感觉只有再给sw那个白痴善后的时候才有啊……〉sp,默默的看着这群小家伙欢快的讨论着,那种特殊的灵魂波动不断的涌出。〈感情……吗……〉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sp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不过,肯定,不怎么样。〈真是的,也就是说,我得照顾这群小家伙了吗?好麻烦……〉正在sp为了这事儿烦恼的时候,那群孩子似乎讨论完了,他们转过头齐声对sp说【哥哥大人~】与此同时他们摆出了一致但是特别可爱的微笑,sp愣了一下,无奈的微笑着〈嘛嘛,就这样吧……〉

    从那天开始,sp不在是那个冷冰冰的机器一样的杀手,他,开始学会翘班,没错,翘班。

    “sp!sp!丫的,这家伙居然学会翘班了,这是在强制让我努力工作吗?”满腔怨念的sw完成任务后回到基地打算找sp好好抱怨一通来的,结果哪里都没有找到他。“这家伙跑到哪里去了,按照以前的习惯,现在这家伙应该是叼着那种毫无味道死硬死硬而且据说很有营养价值的所谓压缩饼干在训练场做那些干枯无趣到爆炸的训练才对。”sw一边走着一边抱怨。“可是训练场一点没有任何人来过的痕迹,这家伙要是去过训练场,哪里应该是焦黑和各种坑洞才对,但是,一点痕迹都没有,这家伙居然没在训练!”sw显示出了极大的好奇心。

    这时候,sw发现了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sp,现在一脸懵逼的他正看着sp悄悄的朝里面走去。(卧槽!!!这是谁?!我在哪?!现在发生了什么?!那个家伙是sp?!卧槽?!)现在sw就是这样想着。(这是发生了什么?世界末日?不对,这家伙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蒙逼着脸但是还是下意识跟着sp的sw一边想着一边看着他鬼鬼祟祟的瞬移到一个房间里。他走上前,摸了摸大门。(就是这里了,先和他挑明了说吧。)这是sw的第一想法。sw点点头,想了一下,用他和sp特殊的交流方式链接上sp的精神。

    “我说,你丫搞毛呢?人在哪?”,“额,sw?那个,我在……额,训练,对,训练!”,“你骗谁啊……”,“……”,“好吧,我要实话,你知道我的。”,“……等等,等我忙完。”,“了解。”

    几个小时后,这俩人在他们专用的训练场里见了面,sp显得有些不自在,sw则是一脸不善,“我说,你小子到底在搞毛线啊?这几天都不见人,因为没你指路我已经好几次因为迷路而导致任务失败了知道吗?”,sp翻了个白眼,虽然银色的瞳孔不是很明显,“要是没我你是不是就不出组织大门了?”,“嘿嘿嘿,也许吧,你要知道我可是很懒的~”sw耸了耸肩,嘿嘿的笑着。sp一只手捂脸,脸色发苦“我说,你就不能好好训练一下你的方向感吗?这样很麻烦的……”,sp没有等到sw的回复,他疑惑的抬起头,sw正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小声念叨着“万年面瘫居然有表情了,还这么丰富,神呐,这不是开玩笑吧?这座冰山居然化了?”sp脑门上很明显的出现了井字,在万分之一秒内用魔力强化了拳头然后照着sw的脑袋狠狠的就是一拳。轰隆!伴随着这声巨响,sw整个人就被sp打的镶地面里面去了。

    sw挣扎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把脑袋拔出来,他一边拍着头发上的灰土一边抱怨“下次出手的时候好歹吱一声啊,你这一拳差点给我打成脑震荡!”,sp双手抱臂,一脸不耐“你活该,我以前咋没发现你的嘴这么欠呢?”,“不是,那你也不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吧?刚才那一拳至少有五十吨!”,sp撇了撇嘴,扬眉“那也没见你傻了还是咋的,这不是好好的吗?”sw一脸无奈,然后瞬间转为八卦脸。

    “欸,你是怎么的了?突然感情就这么丰富了?”sw贱笑着凑到sp身边,“我可是记的你以前就是个大面瘫,闪电打到你眼睛前面都不会变脸色的家伙,现在这是……”捅咕了一下sp“怎么?遇到心上人了?”sp挑眉瘪嘴外带鄙视的眼神,就这样盯着sw看了整整十分钟,sw终于是受不了了,“好好好,不是有心上人了好吧?你这人就是开不起玩笑。〔撇嘴〕”,sp再次白了他一眼“你觉得我会那么庸俗?真是,算了,我带你去看看那群小家伙吧。”,“小家伙?”,“没错,我保证你会喜欢他们的。”